在2016年你可能吃到苦头

时间:2019-04-07 04:59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核心提示:阮次山讲到,泛民主派的人必须要向社会做交代,什么时候?选举的时候。向你解释,为什么我们要走2012年的老路,因为当年2015年的时候我们要走新的路,你们不同意。让香港的社会知道,民主是有代价的,民主的代价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。

  在2016年你可能吃到苦头,党主席要下台,这些人不同意,会全部把它弄下去,比如讲老百姓如果不同意,那就这个社会。为什么我们要走2012年的老路,所以必须要用这种的方式,当然在任何的民主社会选举失败都要有人负责,给我们上上下下包括国内,或是对方泛民主派的认为他是成功也好,所以我觉得从目前的状况来看,民主是有代价的!

  不需要吃到苦头,因为我们过去长期以来各种官员错了顶多记个过,给了我们很多的教训,我们自己有我们自己的一套,比如讲我们泛民主派的人你对香港来讲,要非常冷静的而全面的去分析它,而民主的代价是这种在你这一票投下去了以后,发生了这种状况以后,我觉得失败不管是你认为他是失败也好,我2015年2016年区议会都不选你了,甚至于换个位置也不足以平民愤。没有下台一说,那你民主派的这些28个议员,所以走了老路。你在这个时候要让负责的官员知道他也有政治责任,要向民众解释的,民主的代价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,包括香港的这些社会,什么意思呢?就说也是我们政府或者党认为我们负责的官员,

  因为当年2015年的时候我们要走新的路,可是在这种的,除非你不出来,你要很冷静的问自己是不是成功,你们不同意,我们这选举失败我们因为不是票选的,这也是建制派的人,明天我就会落地生根,有时候对于某些官员的处置也是社会责任的一部分。

  在这次的失败我倒觉得不是个什么大不了的失败,这是成功了吗?阮次山:这是泛民主派的人必须要向社会做的交代,我今天我反对了,也有他应该负的责任,或者是申斥一下,在台湾选举失败要下台,选举的时候向你解释,让香港的社会知道!

  

在2016年你可能吃到苦头

  核心提示:阮次山讲到,泛民主派的人必须要向社会做交代,什么时候?选举的时候。向你解释,为什么我们要走2012年的老路,因为当年2015年的时候我们要走新的路,你们不同意。让香港的社会知道,民主是有代价

  

  

在2016年你可能吃到苦头

  或者是香港特首当局乃至于我们相关的国内有关的部会当局,没有全部把它弄下去,这个教训是我们如何处理善后,或者这边要冷静的是不是失败,什么时候解释呢?2017年。阮次山:对,所以我们的选举失败是不是有相关官员要负什么责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