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檀香、沉香等俱生之香气芬芳扑鼻-文化的作用

时间:2019-04-14 17:28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3、将所有制作成粉末状的原材料用水调和成糊状,并放置一段时间(时间有严格规定)。

 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,除有抵御外邪侵袭的保护作用外,还有分泌、吸收、渗透、排泄、感觉等多种功能,药物离子作用于全身皮肤、腧穴后,通过神经体液装置系统而调节高级神经中枢、内分泌、免疫系统的刺激效应,达到迅速调整人体脏腑气血和免疫功能,治愈疾病,改善全身生理过程等作用。对松弛骨骼肌、镇痛、改善关节功能、提高基础代谢率,加强物质代谢过程,能使糖、脂肪、蛋白代谢增强、睡眠显著改善。

  就形态而言,出于不同场合的不同需要,香有末香、线香、瓣香、盘香等多种形状。所谓末香就是香木的粉末,既可点燃熏嗅,也可加入油料涂抹在身体上,以防虫咬。所谓线香,是条状的香枝,用香木粉末加糊制成细长如线的香,因其制成后“枝长如线”,故称线香;所谓瓣香,就是香檀木碎块,即把檀木劈成一片一段的小瓣。上等檀木被佛教视成香中之极品,所以瓣香又称“大香”。所谓盘香,就是把线香在干硬之前,弯成重叠的环状香环。

  医学角度品味藏香:藏香是多种名贵中草药,按比例,物理混合,配制而成,极具药用价值。藏香药用机理是,解毒,杀菌,抗感染,抗病毒。可杀灭空气中的致病微生物,净化空气,预防病毒的传播。室内燃藏香,可预防流感,痄腮,手足口病。芳香弥散,净化空气,滋润肌肤,增强抗病能力。,预防心脑血管病的发作。芳香弥散,走穿肌理关节,预防关节疼痛,调理肌肤,缓解精神紧张,减轻神经性头痛,提高睡眠质量,预防失眠。

  供香是圆满具足上供下施功德的殊胜方便,供香时心安住于本体法界,自性光明任运自显,大悲周遍化现出无量无边之庄严云具,於一念顷上供养三宝(佛、法、僧)三根本(上师、本尊、空行护法),下布施六道一切怨亲债主、作害魔鬼。普贤行愿品略释愿海舟云:“如焚一香,从一香中出无量香,一时此香遍满虚空尽于法界,香中涌现所有庄严供具,香中幻现无量身,如普贤菩萨一样修十大愿王,遍作一切佛事,普熏一切众生令发善根,普施一切众生安乐。”

  在佛教中的使用功效:熏香行为利益众多,其深远直契法界、其广大具足万行。总的来说是圆满具备了自他二利的行为。具体如下述之:

  “后弘期”时代,供香等诸多供养在藏传佛教的仪轨中已经相当完备。噶当四本尊的度母法门里就有专门描述供香的内容,“八大供养之手印”中对供香手印的记载:“ 杜别是燃香供,须作手印并观天女捧熏香炉作供”“、甘爹是涂香供,须作手印并观天女奉上香膏”。

  而西藏香的做法是依据诸佛菩萨密续经典记载,加入心脏良药肉豆蔻,肺之良药竹黄,肝之良药藏红花,命脉良药丁香,肾脏良药草豆蔻,脾之良药砂仁及麝香、红白檀香、黑香、冰片、当归等数十种中药草,并且更加入珍贵天珠、金、银、铜、珍珠、珊瑚及喜马拉雅山圣地之高山药材,其中部份香更加入各种加持甘露丸,实为弥足珍贵,使香不仅是对上师三宝的供养,并且积聚无量无边的福智二资粮,对行者的身体、气脉及心神更有裨益,而这也是西藏香品的特色,亦是西藏传承古老佛文化下的瑰宝。

  藏香具体的起源时间也许无法准确考证,较为可信的说法是,公元七世纪后,由吞弥桑布扎从佛教发源地印度引入造香技术,并在拉萨附近的尼木发展成极具西藏特色的造香技术,距今约一千三百多年。

  从禅定中显出般若之智慧,解脱一切见执,周遍境心,意境深广如契法界,为之解脱知见香。为之慧香也。为之定香也。就是钩招成办事业的一切善妙因缘,最终彻断一切知障,燃一炉上好妙香,何乐而不为呢?此法门无须太多辛劳!

  古格藏香坊的品质,可贵在于其不但传承香方,更在于遵循原始香方的配伍,提升其品质和传承文化,延续人文精神的关怀,将无情之物深华为有情之物。在香品里感受关怀、人性和爱,有感恩,亦有感情。

  藏红花、雪莲花、麝香、藏寇、红景天、丁香、冰片、檀香木、陈香、甘松、等几十种名贵藏药及香草手工制作而成,充分保留了药物的本质药性。

  正念相继入诸禅定,明亮香火似觉性赤裸,文化的作用是什么而熏香云供便是摄受此等必要条件的殊胜方便,使行者解脱轮回束缚,令人自然安住,成办世出世间一切事业,根尘无染自净,遣除成办事业的一切违障。

  在佛法中,依有相的供香,得证无相心香的公案,在《楞严经》就有记载:“香严童子,即从座起,顶礼佛足,而白佛言,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,我时辞佛,文化的作用是什么宴晦清斋,见诸比丘烧沈水香,香气寂然来入鼻中。我观此气,非本非空,非烟非火,去无所着,来无所从,由是意销,发明无漏。如来印我得香严号。尘气倏灭,妙香密圆。我从香严,得阿罗汉。佛问圆通,如我所证,香严为上。”由此可见是佛法把熏香的境界,从世俗的用香,彻底转化升华到智慧的境界。

  2、再将各种柏枝用水磨磨细,然后将各种天然藏药材和天然香料碾碎,制成粉末状。

  藏香,多数用于佛教祭祀活动,亦有少量家居的净晦辟邪,其制作工艺流程蕴含着藏文化的精髓。在西藏密宗行者更是以香上供养三宝、本尊护法福田物,使诸佛菩萨、本尊护法心生欢喜,时时护临并且可以下施鬼神及六道众生等得以受用,令满足而不来障碍行者,更甚者可以净坛遣魔钩召本尊,令行者生起戒、定慧学。

  佛教的慈悲于教内外都应体现。强人所难的学佛,在末法时期实为不智之举。据华藏香堂研究表明:以悲天悯人的医者之心,以香味的馥郁芬芳,赐予人感官的愉悦享受。缓解人类各类心里疾病,有效提高身体的素质,从而以健康的生理、心理对待生活、善待他人。是其人文精神的创新和发掘。

  藏香采用佛经中记载的古方,以沉香、檀香、丁香、木香、当归、肉桂、没药、甘香、菖蒲及红花等二十多种乃至百多种天然香料及药材合以金、银等珍贵矿物制香,其中不含任何化学香料,而且各成份之比例及处理方法均有严格规定。其制作过程大体如下:

  《入阿毗达摩论》云:“香有三种,一好香,二恶香,三平等香。谓能长养诸根大种名好香;若能损害诸根大种名恶香;若俱相违名平等香。如是三种皆是鼻识,及所引意识所了别境”。 由此可见香对禅修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。

  1、先将采回来的藏药原料经过香师以“水法”或“火法”处理,使其药性增强并减弱毒性。

  在供香时,我们清净身心、自然安住,通过有相妙香与无相心香(现空无别的等持力)供养三宝(佛、法、僧)三根本(上师、本尊、空行护法),能够迅速得到圣众加持的因缘,与上师、本尊、空行护法众感应道交,所以供香是成为我们与三宝(佛、法、僧)三根本(上师、本尊、空行护法)之间,甚深至秘的联系纽带,是获得三根本的加持、护佑,与之相应的桥梁。

  护持清净的戒律是佛法的根本,而熏香的修法,更加会因戒律的清净而增上善妙功德。具足清净戒律者,其戒香之功德会成熟于外境用品之上。一切通过配合而成的香,及檀香、沉香等俱生之香气芬芳扑鼻,遍布四面八方,胜过诸天人所具有的妙香。故乃知此熏香云供是清净业障、护持戒律的殊胜方便也。“愿我身净如香炉,愿我心清如智火,念念戒定慧真香,供养十方三世佛。”

  公元九世纪吐蕃王朝崩溃后,佛教进入“后弘”期,当时的藏王意希沃迎请阿底峡大师入藏。由此,各宗派藏香传承中的寺庙无论是香药生长地也好,还是香料配方也好,都谱写了独具神话色彩的藏香传奇典故。

  此乃证得五分法身之香也。氤氲醇厚若得法悦。为之戒香也。依般若智慧彻断烦恼,觉性圆满显露,便能获得诸多利益,能够快速成办事业的必要条件,为之解脱香也。

  西藏地区共有高等种子植物5000多种,占全国高等植物总数的10%以上,其中长期以来已被藏族人民广泛应用的约有近2000种。芳香油植物资源近百种,此类植物油是制造香精、香料和医药的重要原料,为我国重要出口原料之一,也是西藏传统香业不可缺少的重要原料。

  对于藏香,其源流,多数用于佛教祭祀活动,亦有少量家居的除晦辟邪。即使随着时代发展,逐渐趋于汉化,藏香的运用仍以佛教祭祀活动为主。如此,藏香于现代都市家居养生的药用,更显现出无可替代的价值。

  巨大的资源保障了藏香原料的充裕和高质量,这个优势条件自然是西藏香业发达的极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我们需在传统理论香方上继承,而发扬其文化精髓,让其精神文明的内涵深入人心,走入千家万户。不仅为拒绝现代的化学污染,倡导绿色健康。更是以人文关怀的慈善之心,春风送暖。文化的作用是什么健康,不仅包含我们的肉体凡胎,更提升在我们的精神信念层面上。